April.

可是我,恰好不想特意要当什么大人物。
我不想太用力地去争取什么。我只追求,状态好的时候,把想做的事用力做好,也顺便把不想做却又必须做的事做了。状态不好的时候,任由我丧下去,只做我想做的事,甚至什么都不做也可以,“虚度”也无所谓。
我讨厌死了庸俗无味的成功学,讨厌死用力过猛的拧巴拼命三郎,讨厌死非黑即白的价值观,极其讨厌把生活榨死了毫无意义的条条框框。
说我懒也好,不上进也好,对,就是这样,可我喜欢。

评论